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+蔷薇人形馆+Rozen Garden+

正太控de猫领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灯笼道标》:【楔子】与【第一回】  

2009-02-12 07:03:46|  分类: 《灯笼道标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【楔子】

 

曙光刺破自山间升腾起来的雾霭,将温度从新带回积满一夜露水的柏油路。也不知是凌晨的雨水还是山间的清泉,却在这一片寂静之中,充满了生命力地沿着地面的纹路缓缓汇成股股小型的溪流,顺着阳光的方向流淌着。

一尾初化的粉蝶,在晨曦的橘黄色雾气中飞舞,宛如跳跃的精灵一般,探视着这个陌生的世界。微凉的风掠过它的翅,它身子一歪轻轻降了下去。

它落在一只白润的掌心,那手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它的降临,立刻颤动了一下,顺着手指的方向望过去,一双眸子满溢着惊恐。那黑色的瞳孔蹬着粉蝶忽闪忽闪的翅膀,只是一缩,便放大并黯淡了下去……

 

【第1回 水扉原之豺狼】

二月的寒风带着冷气与雪片呼啸着席卷着大地,似乎有意在春天到来之前结束这片大地上的任何生命。原本有着“翠玉海”之称的水扉原最美的森林,也完全臣服在了冬天的铁蹄下,以往郁郁葱葱的枝头现在再也不见一片完整的叶片,只留下光秃秃的褐色枝干在狂风中颤抖着。

森林的深处,一间废弃的寺庙也如同被树叶抛弃了的树枝一般,在雪片的拍打下沉入了更黑暗的死寂中。

“……阿牟……撒无咔牟……撒无啦嘎……”幽暗之中,和着风声,一个声音断断续续地从庙残破的窗户里传出来。

“……阿牟……撒无咔牟……撒无啦嘎……”声音一直重复,宛如咒语或是经文一般。

窗内,橙色的火苗亮起将檀香点燃。立刻,耀艳的红色火星在一团漆黑的空间里带出一根红线。香的上方,一只手挥舞了下,拂散了扑面而来的烟雾。

“搞什么?都念了四个时辰了,你这废物还不给我醒来!”那清脆年幼的声音停止了念诵,抱怨了一声,一脚踢向面前的物体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。

半响的寂静之后,充斥着檀香的气流自空中聚集,而后猛的沉下,被吸进下面的物体,又瞬间如海啸一般涌散开去。

香火的红色火星越燃越大,噼啪作响,直至烟火一样爆发开来,降后面的脸映亮。

“终于……”略微苍白的小脸颊上,冰冷的表情在火光的变化中也稍微有了些改变。原本向下撇着的嘴角也略微向上扬了点,绛紫色的眸子里倒映着的尽是烟火的红色。

“嘎吱——”

面前的黑色物体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,紧接着,便是木板掉落至地面的轰然声。

一只手,从死水一般的黑暗中伸了出来。几颗火星掉落在那附近,这才看出来原来那竟然是一具漆黑的棺木。而那只手,正迎着火光将棺盖推开伸了出来。

“唔……”棺木内的尸体竟然坐了起来!还咕哝了一声!

烟火燃尽,火苗再起,点亮一盏小巧的灯笼,橘红色的光顿时将黑色驱除,照亮了附近的一小片区域。

“沈珠玑,听我的命令,速速起身。”灯笼的主人手一挥,将一张写了些红色字迹的黄纸“啪”的一声贴在尸体的脑门上。

“好痛!”棺木内立刻响起惨叫。

撕下黄纸,她揉着泛红的额头盯着眼前一脸“你欠我十七八万”的小朋友。

我靠!是不是要这么用力?最近的孩子发育得这么好?随便一拍就用这么大的力度?

“奇怪……”对面绛紫色的眸子眯了一眯。

“你才奇……”她刚想反驳,却在下一秒被一个冰凉的金属物体抵住了喉咙。

喂喂喂!到底是怎样?冷气顺着脊椎急升了上来。

抬手摸上去,啊……果然是……匕首啊!

是不是真的啊?现在的孩子怎么都不学好?没事带这种不利于心理生理健康发育的凶器出门……

“没有僵尸化?怎么可能?”从衣襟中抽出一小张纸放在她的脸旁边,紫色眼睛的小姑娘对照着她看了又看。“奇怪……明明长的一样……怎么会……”

“那个……”她实在不喜欢被人用刀戳脖子的感觉,这小朋友的父母在哪里啊?难道没有教过她问好是先说“你好”再握手的么?还僵尸?她以为她在拍恐怖片么?

“你不是沈珠玑?”匕首刺入肌肤,让她浑身一紧。

啊呀呀……问别人姓名这种语气和动作可不好啊!她在心中叹气。

“我当然不是。”她皱起眉,“杀手小朋友你找错人了。”

“不是?”对面的小姑娘愣了一下,紧接着一个巴掌抽了过来。

很响亮的一个巴掌让她当场被打得眼冒金星。

天啊!什么情况?为什么一个小学生年纪的小女孩会这么粗鲁,还该死的居然给她使出这么大的力度……啊!等下!重点不在这里!为什么这小家伙要突然赏她个这么大的大巴掌?

小女孩将手中的画像反过来,摆在她的眼前。“你觉得我是瞎子?还是白痴?你还敢说你不是沈珠玑?”

她看着眼前的画——虽说不是照片,却也算是画工一流的画家所作。用简单写实的笔触,未着任何色彩,仅仅用墨便将一位标志美人的半身像呈现与纸上。

“抱歉。”她扁扁嘴,“除了我也姓沈,我完全不觉得我很像这图里的人。你应该不是瞎子,那大概是白痴吧?”

“找死!”紫色的眸子一闪,匕首便直直刺了下去。

不想一刀下去,却插进了棺木的底部,原本坐在棺木中的女子却消失不见。

“小朋友不适合玩刀子。”她提着原本放在棺木旁的灯笼笑道,“也不适合玩火,不然晚上会尿床的喔。”

“你这家伙……”匕首划出一道幽兰的光飞舞过来,她抬手用灯笼提手一档,刃在她的眼前停住,却也在火光之下映出了一双浅蓝色的眸子。

浅蓝色的……

天!

她的眼怎么会是这种颜色?

灯笼落地,烛火将红色的木棉纸点燃,火光扩散开来。

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青色的织锦缎袍子、披散在肩头的长发、以及下身精美刺绣的丝质长裙。

伸手抚摸上脸颊——天!她竟然感觉不出一丝的熟悉感觉。

“你……”对面的小女孩一脸恶心,“你难道没见过自己的样子?”

“奇、奇怪了……”她的声音变得颤抖,一如寒风中摇摇欲坠的这间破庙一般。“为什么……我会……变成……这、这个模样?”

望向四周的景物,以及眼前小姑娘的服饰,她的惊讶越来越大。

喂喂喂……骗人的吧?

在拍电影吧?

还是说是什么整人游戏?

甩了甩脑袋,她努力整理思路。

“我、我是沈追,二十八岁,云都第三区太白会的厨师。”没错!这才是属于她自己的、正确的记忆。但是……“其他人呢?会长、秘书姐姐、执行部的林遥、还有……还有…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”对面突然响起暴雷般的笑声,原本一副冷漠扑克脸的小姑娘居然笑得前仰后合。

“你、你笑什么?”她低头,那小家伙的脸在闪烁的火苗映衬下更加诡异。

“哼!”小女孩冷笑一声,一脸的鄙夷,“我笑你刚刚说的那些。那些不过是其他死人的记忆而已,你居然白痴到把它们都当成自己的了!”

“其他死人的……记忆?”她不懂这些字句。

抬起手,小女孩指着她脖颈出深色的一圈淤痕,“你不是已经死过一次了嘛?估计到了那个世界后弄丢了自己的记忆,却带了别的死人的记忆回来当成了自己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我……已经死了一次?”她摸着自己的脖子,确实是隐隐作痛。

“那当然!”小女孩看戏一般饶有趣味的望向她,“亏你还被称为‘水扉原的豺狼’,没想到居然那么窝囊的自杀!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自杀!

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。

天啊!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

什么自杀啊、记忆啊……什么和什么啊?

但是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是自己记忆中的模样!难道真如这个小女孩所说的,她是把别人的记忆带了回来?

难道——“我……我不是沈追?”她握着匕首,震惊的盯着金属面上反射出的那个面孔。

深紫色的长发中分而下,稍前面的部分顺着脸颊而下遮住耳朵,长度与下颚齐平,脑后的则没有修剪短,柔软顺滑的在脑后绑上了精致的绸带,然后垂落下去。清澈蔚蓝如大海一般颜色的眸子……简直像玻璃球一样。肌肤虽然白皙细腻,却白得有点过分,僵尸似的没有任何血气的感觉。

眼前的自己……真的是自己么?

为什么?为什么她没有丝毫熟悉的感觉?

“自恋够了没有?”小女孩一脚踢过来,抢走她手中的匕首,插回腰间的皮质刀鞘中,“你化成灰也还是沈珠玑!”

沈珠玑……是她的名字?

同样,一点印象也没有。

她——沈珠玑,到底是什么人?而且为什么会自杀?

火焰在灯笼纸的碎片上挣扎了几下,就消失了,世界再次被黑暗吞没。

“你这废物真够烦人的!”小女孩重新燃起一盏灯笼。

她怔怔道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小女孩给了她一个白眼, “叫我紫大人,我是你父亲大人派来接你的道士。”

“父亲?”

仍旧,印象全无。

还有刚才她说她自己是什么?道士?

真的假的?这到底是什么年代?真的不是在拍电影?

“是啊!走吧,废物!”她头也不回的往屋外走去。

“去哪?”

“千波岛。”紫踢开庙腐烂的木门,“不过,首先要做的——是干掉几条野狗。”

不知何时,庙外已是灯火通明。几十把利刃在火把的照耀下如同渴血的狼牙一般令人不寒而栗。

“小妹妹。”为首的女子把玩着手中的长剑,“留下沈珠玑,留你一条活路。”

“她们是……”她走出来,眼看四周的一票目露凶光的女人。喂喂喂……各位好姐妹,你们确定不是在拍武侠剧?是不是要演得这么投入啊?连散发出的杀气都这么得一触即发?

紫抽出匕首,嘲笑她道“你的爱慕者们。”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*新文,穿越哒。鬼故事的不是。耽美的不是。百合的不是。后宫的不是。魔法的没有。女尊的尝试。不留坑的尽量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